传统制造业利润竟然翻五倍!制造业或迎第二春?

中国传统制造业如今已经进入寒冬

    根据中国数据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5年以来每年都有上百家制造企业宣布破产。主要原因是员工工资每年以15%增长速度。加上成本,能耗成本不断的上升,利润不断的下降,加上产能过剩,环保税的出台。传统制造行业整体都处于亏损状态。

     靠着印染发家致富的陈总如今每天都忧心忡忡。随着环保法的发布,陈总的印染工厂被政府勒令关停3个月进行整改。本来现在客户市场就难,关停三个月每一天都意味着客户在流失。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快,政府倡导提高产业附加价值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走可持续发展道路。中小型制造产业只有两台路可以走:面临转型或关门整改。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隔行如隔山!许多同行转型去做第三方服务,一两年的时间基本都淹死在市场中。轻易转行等待自己的只有失败。可现在政府要求整顿排污。购进新的设备需要大量的资金,公司又拿不出这笔钱。无奈之下的陈总想到了关系众多的宇唐公司。陈总向我们提出自己公司的处境,希望我们能帮她融资二千万以解当下的燃眉之急。在了解陈总工厂的现状,结合国内的状况。我们测算了投资回报率,发现股权融资风险性太高,债权融资工厂的负债又过高。就算融资成功以陈总工厂的现状,连续几年的收益也只能用以偿还融资的利率。融资对于陈总来说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行为。宇唐本着专业的企业精神;针对陈总工厂的现状我们进行逐一对比后,向陈总给出一份外迁建议书。中国的市场已经不再适合传统制造业的发展,如今中国人口老龄化严重,用工成本高,唯有走出国门将产业模式搬迁至劳动力过剩,能耗成本低的落后国家才是传统制造产业的存活之道。

但面对外迁这样一个重大的抉择,特别是在面对60 70年代的创业者来说显得格外的艰难,很多人已经没有当初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闯劲。他们已经习惯了如今的生活,安于现状不想或者不敢去做选择。可陈总明白现在的情况如果不去选择,安于求稳无异于温水煮青蛙。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利,等到工厂入不敷出的时候可能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如今已经不是改革创业之初,国家大力支持传统制造业发展的时代。面对绝境只有放手一搏才能谋求一线生机。经过陈总和宇唐仔细的选择商议之后,最终将乌兹别克斯坦选为考察点。看着工厂的现状和宇唐给的成本对比表。下定决心的陈总毅然踏上了前往乌兹别克斯坦的考察之旅
 此次乌兹别克斯坦之行主要考察的是核实能耗、人工成本、民情及政局是否稳定。在考察中参观当地一家皮革厂时,发现工厂所使用的都是国内已经隔代淘汰的设备,产能产值低下。并看见它的污水排放就在露天的池子里沉淀一下就直接排放,没有经过太多的处理。可当地居民没有反映,政府也不制止。对于这一情况陈总进行了深入的了解。发现原来在当地人均工资不到150美金/月,中国企业家都是给1000-1200RMB/月,所以很多乌兹别克人都以到中国企业上班为荣。当地政府鼓更励企业入驻。
    在考参观布哈拉州的一家蚕丝厂时,当地工人在我们一行参观时都停下手里的工作,向我们一众人行注目礼,等到我们离开时又抓紧干手里的活。同时陈总还了解到乌兹别克斯坦是农牧民族,脾气秉性温顺。看着布哈拉州的民情,陈总感叹道:跟当年她刚刚成立印染厂时候的中国国情的时候一样呀。劳动力过剩,人们有工作就肯干呀,还害怕被淘汰下岗。哪里像现在工资年年涨还是用工荒,工人说翻脸就翻脸,动不动就劳动局见。还要负责员工的住宿,食堂,娱乐设施的搭建。人工成本支出不断提升,却还要被工人所抱怨。想到这个陈总就是一声叹息。考察结束回国之后陈总当机立断决定联系宇唐将工厂外迁乌兹别克斯坦一事。外迁已是大势所趋,就像当年那些日韩企业入住中国一样,当时不懂为什么会如此,等明白过来后别人早已占据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只有把握住大势才能站在时代的前端。错过了第一个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机会,不能再错过下一个三十年的光阴。
  宇唐经过仔细筛选及考察面谈之后,根据陈总的染行业特点。最后选择了和印染行业相关乌兹别克斯坦丝绸工业部部长巴赫罗姆·沙利波夫与陈总的工厂合作。巴由部长负责当地的治安、税务、排污、海关、招聘、厂房建设、装修、渠道及部分流动资金。宇唐负责购买厂房、土地。陈总负责设备、技术、经营、销售及部分流动资金。根据各自负责的板块商定了合适的股权结构,各司其职。从国内工业用电每千瓦/时0.85人民币,天然气每立方米3.26人民币。排污及用水每吨24.7人民币。到现在工业用电每千瓦/时0.25人民币,天然气每立方米0.3人民币,排污及用水每吨0.45人民币。而且污水的排放宇唐专门负责,根本不需要投入多余的费用。相较于国内成本费用一个月一下子降低了5倍,人工成本比起国内降低了95万!陈总同时明白这个一个能让她弯道超车站在行业前端的机会。只要外迁成功,自己的成本降低,利润提高。在和同类产品竞争的时候能利用价格优势进一步拓展市场份额 。  
 几个月前还在为自己的企业的生存发愁,现在已经差不多完全走出了困境。对比国内自己如今的能耗成本,人工成本的降低,利润简直翻了几倍。也不用担心排污的问题。加上乌兹别克斯坦是丝绸之路的第一站,不仅受乌兹别克政府支持,国家也支持制造企业外迁带动周边国家共同发展。在乌兹别克斯坦的修建的工厂已经上报给乌兹比克斯坦政府。受到了乌兹别克内阁的重视,国家领导人在今年工厂竣工开业之时,将亲临现在为其剪彩,从差点濒临破产到现在一跃成为政府重点扶持项目真可谓是:树挪死人挪活。陈总现在回想起当初自己坚决的选择都有一点小庆幸。当时身边的同行业都劝她别做这么冒险的选择。可是在面对那样的境地。不变就只有等死,变了还能有一线生机,而且现在简直就是一个桃花源。至少未来十年自己的工厂将会有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而自己也能有更多的选择权。落后就要挨打,不前行等待自己的只有灭亡。前两天身边一家印染同行因为环境问题直接被当地政府勒令关门停产。那些当时觉得自己冒进的同行,等到自己产业发展越来越好,他们却要关门大吉的时候脸色。时代注定是属于那些开创者的。
唐公司从创立之初就致力于服务中国制造型企业。针对中国制造业在国内愈发难以生存的状况,宇唐给于综合解决方案,提供一站式服务。为中国制造企业提供更良好的发展,在多个国家都有自己官方渠道资源,融资伙伴。让企业外迁之路走的平稳。

了解详情请联系宇唐公司,联系电话:18080131300 

 或长按二维码添加了解详情
微信图片_20180403091210.png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随意打赏!
0
分享 2018-04-03

0 个评论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