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志】一个人从北京去云南丽江的生活


一个人去云南·丽江篇.jpg

北京今年雾霾最严重那天,我坐飞机到了丽江。

在这之前,我曾想象过一万种来云南玩的可能,比如是家庭旅行,比如跟几个朋友穷游,或者与恋人一起,甚至是蜜月旅行,但我没想到在经历了分手和辞职之后,最终是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去丽江古城的高速路上,出租司机操着当地口音的普通话,问我打算去哪玩,我当时正盯着车窗出神,12月份的丽江,蓝天白云,阳光和煦,我想了想说,可能就在城里随便逛。

叫燕子的管家把我带到了客栈,路上,燕子问我,怎么就自己出来玩,我说忙活了一年,出来散散心,燕子嘿嘿的笑,说我看你状态挺好的呀,应该叫几个朋友一起的。

燕子是白族和纳西族的后裔,她在客栈的院子里支一个小小的方桌,熟练的操作着茶具倒茶沏茶,客人路过,会热情的说「来喝茶」,然后和客人聊聊今天的见闻,在得知我是在IT相关工作以后,兴奋的说我的苹果手机装不了应用了,你能帮我弄一下嘛。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看起来如此纯朴天真的姑娘,跟我同岁。

我把行李放好,简单收拾,拍了一些客栈的照片发到朋友圈拉仇恨,这时候已经是北京时间下午四点钟,想起来上次吃饭还是十几个小时前,我的肚子默契地响了起来,跟燕子了解了一下古城内的基本地形,我出了客栈,去觅食。

丽江古城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南锣鼓巷。这里家家户户种花养草,猫啊狗啊就那么随便从你脚边路过,年轻漂亮的老板敲着手鼓唱起歌来,阳光好的不像话,我甚至看到一只「熊」躺在藤椅上睡着了。

从五一街闲逛,「来云南怎么能不吃过桥米线呢」,抱着这样的想法,随便走进一家小吃店,要了份米线,吃了我在丽江的第一餐。

站在四方街的桥上,身后是叫做「一米阳光」的慢摇吧,正对面是拥挤的人海,那些陌生的游客,支起无数盏自拍杆,像骁勇的战士,这里是丽江古镇最繁华的路段,可我不知道怎么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逗留。

我进了一个名叫「日光倾城」的店里喝酒,其实是个冷清的清吧,驻唱歌手坐在二楼的窗户口,边唱歌,边向楼下的路人打招呼,屋内响起奚落的掌声,那个男歌手唱了郝云/李志/宋冬野,那个女歌手唱了/王菲/魏如萱/阿桑,快结束的时候,我说我想点一首,南方姑娘。

直到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相距北京2600多公里了,我还是来到了云南,这里天气和人都很好,而我现在离你也不过几百公里,我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可后来才发现,通讯录里,我找不到你了,这时酒吧老板告诉我,对不起,先生,你点的歌唱不了了,打烊了。

那是我人生里,第一次,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喝醉了酒。

半夜四点我突然醒,之后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戴着耳机开始疯狂地听周杰伦,听他唱,「我想我是太过依赖,在挂电话的刚才」翻看评论才知道,以前一直没听清楚的那句歌词,原来是「只有你能听得到」倒着放的,于是就把那句反复听了一百多遍,结果越听越难过,只好去用冷水洗了把脸。

天亮了,我把之前买的明信片找出来,坐在客栈的院子里,晒着玻璃天窗透过的阳光,一张张写好又拿去附近的邮局邮寄,之后继续在城里逛悠,燕子说,在大水车北面,有个公园风景不错,于是想都没想,就去了,那里的景色果然美的像从前的挂历画,我拍了好多照片。

在猫空休息的时候,随手翻开那家店里的留言册,厚厚一本书几乎被写满了,有的人刚到丽江,记录了满满一页的今日见闻;有的人正要离开,她说她已经不恨他了,她要开始新生活;有的人在上面涂上着巨大的XXX我爱你;有的人画下了此刻窗外的风景;有的人把自己的照片贴在了上面还留了手机号;还有个人,在那本书的最后一页,用铅笔写道,「我把我的董小姐弄丢了,谁能帮我找到她」

晚上回到客栈,喝茶时认识了几个大哥,聊起来发现是老乡,于是约了一起去喝酒,还拉着燕子一起,那个酒吧叫「D调」听说在当地还有点名气,我们原本坐在角落的卡座,结果一个留着一头长发的中年男人突然过来跟我们喝酒,原来他是燕子的前老板。

燕子的前老板一身江湖气,跟我们逐一碰杯,讲一些古城的故事,燕子说,前老板是昆明人,以前是职业心理医生,后来到丽江开客栈,跟现在我们住的客栈老板娘结婚又离婚,现在自己做高端客栈,前老板说,我跟这边的老板很熟,正好前面的好位置空着,你们换过去坐,大家一定要玩的开心。

这时候酒吧里突然开始热闹起来,之前在旁边默默伴奏的吉他手,站在中间来,他对着话筒开始说话,他说,欢迎大伙来D调,下面这首歌,是我一个朋友写给我的,我用这首歌追到了现在的老婆,我把这首歌送给今天所有的新老朋友。

这首歌这么唱:

老路开了一个酒吧 在五一街的转角处
那是一个有着许多故事的小屋

老路就是当年的小路 我不说你也清楚
那时候我们都会聚在大冰的小屋

那天我知道了,唱歌的人叫路平,写歌的人靳松,D调酒吧出门走一会儿就是大冰的小屋,打那里路过的人,都会停下来拍照留念。

10点多的时候,燕子跟我们说,你们慢慢玩,她要回客栈去了,她问我明天什么计划,我想了想,说,我可能要走了。

第二天,我把房间收拾好,跟燕子告别,我们在客栈院子里合了影,她一直把我送到古城的出口,「再来玩」,「一定」,我上了去车站的出租车;丽江的汽车站不是很大,我背着包走到服务窗口,看到时刻表上的「保山」两个字时愣了一下,售票员敲敲桌子,问我,到哪。

去大理,我说。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随意打赏!
0
分享 2016-06-21

0 个评论

要发表评论请先登录注册